记忆里最浓的年味儿,你可曾有过?
发布日期:2020-01-22
年关将近,龙湖路两侧荧光闪闪,色彩斑斓,又把思绪拽回到小时候的春节。

有人说,只要开始怀旧,就预示着老了。年关将近,龙湖路两侧荧光闪闪,色彩斑斓,又把思绪拽回到小时候的春节。


二十五出豆腐。每年赶完二十四龙山大集,开始出豆腐成了惯例。而跟着娘跑五里地,去龙山村挑漤水,也就深深的印在了心里。娘很瘦弱,肩上挑着漤水,左手拉着我,一步一摇,踉踉跄跄的样子,也永久的刻进了脑海里。

那时,并不是家家户户都能出豆腐,这是一个力气活,也是一个手艺活。每次,都是奶奶烧火,娘点浆、揉布袋子。奶奶说,出豆腐烧火也是有火候的,那“咕哒、咕哒”拉风箱的声音,很有节奏。躺在奶奶怀里,炉火映红脸庞,暖暖的滋味是一种难以忘怀的眷恋。


娘把棉袄脱掉,跪在“大廓落”边沿揉布袋子的样子,让人心疼,用孱弱的肩挑起全家的安,用瘦小的手揉出全家的福,这就是小时候对娘的印象。在娘点浆时,不让说话,说是怕把福神吓跑了,豆腐就是都富、都福的意思,不能不敬。现在想起来,感觉传统的东西,真的很耐人寻味。

豆腐出来后,年二十七娘会带我们去济南,一来带点水豆腐给爹,让他给单位的人尝尝龙山特有的漤水豆腐,二来临近春节,带着我们去浴池洗澡。那时去济南,要跑到平陵城火车站坐“市郊车”,年底人多的时候还得坐“闷罐车”。

后来,哥哥在济南上班了,开始给哥哥送豆腐。刚上初中时,年底去送豆腐,非要自己一个人去,娘拗不过自己最终答应了。

那年代,去济南的公交车很少,记忆最深的就是时常坐王而村(龙山街道一个村)的一辆,终点是济南天桥南头的“天桥宾馆”前面。早晨五点十分从王而村发车,大约五点半左右到党家路口(如今的济青路与龙湖路交界处),到济南终点一般在七点半左右,龙山很多人都等这趟车,每次都挤得满满的。那年也是刚下过雪,用篮子提着豆腐,挤上了那辆车。现在想想,自己从小就挺敢闯。

现在再也不用挤车去送豆腐了。年前开车给哥哥送去几块,年后哥哥他们来玩,说豆腐没吃够,又给他们装上几块。哥哥说好吃,还是小时候的味道,那自然不用说,因为这是正宗、地道、纯正龙山漤水豆腐。


家的味道永远不会变,真情永远不会变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时光流转,真情不变,

世界上的味道有千千万,

唯有真情的味道,最让人感动。